pc蛋蛋幸运28 > 服饰专题 >

直击昆交会:一位苗族公主的昆交会时装梦(图

  项薇西,苗族,文山麻栗坡人,“苗王”项朝宗的孙女,不折不扣的苗家公主。记者在昆交会上采访了她,一袭深色洒脱的吊带连衣裙,胸前一抹色彩斑斓的精工苗绣,独特民族韵味中透着时尚品位。

  “我自己设计的款式,我的目标是做民族时装,而不只是民族服装。在传承苗族服饰文化的同时,创新结合时尚元素,让民族服装融入时尚行列。”第一次参加昆交会的项薇西,毫不掩饰自己的时装梦。

  2008年从浙江嘉兴学院服装设计与工程专业毕业的项薇西,毕业后进了当地一家服饰公司做服装设计,年薪15万元,对于一个职场新人而言,待遇不错。可3年半后,她还是回到云南。

  “苗绣是苗族文化里很重要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中国服饰文化的瑰宝之一,可随着社会的发展,现代苗族女性会刺绣的越来越少。”项薇西告诉记者,在故乡苗寨,很多年轻女性宁愿出去打工,也不愿留在家中干刺绣的活儿,因为这活儿辛苦而且收入少,手工刺绣的价值得不到体现。

  “那我就给她们实现价值的平台。”为此,项薇西回苗寨收购手工刺绣,或者自己设计图案,交给苗家姑娘们按图刺绣,不用担心绣好了没人买或者是价格低。

  一条别致的小裙子,标价1280元,甚至比昆明街头品牌女装店的价位还要高一些。

  “这已经是批发价格了,这条裙子上的4大块刺绣,都是手工完成的,一个熟练的绣工,也得一个月才能完工,这样算下来,价格其实已经很便宜了。”项薇西告诉记者,第一次参加昆交会,并非完全冲着订单来的,因为自己的工作室目前还没有办法实现手工刺绣的批量生产。

  “民族服装时装化,还需要听听消费者的观点与声音,这次参加昆交会,算是一次市场调研。”项薇西表示,传承与创新是民族时装必定坚持的两个基本设计理念。

  “这是寿桃,这是佛手,这是石榴,代表着多寿多福多子,是绣在背孩子的背带上的,中间有些花蕊没有绣完,是预留给下一代去完成的,这就是文化的传承。”项薇西拿起一块苗绣娓娓道来。她说,下一步的营销方式,或将先考虑网店的开设。

  昆交会20年,项薇西来了;昆交会下一个20年的时候,我们可以期待一个知名民族时装设计师的成长,和一个知名民族时装品牌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