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幸运28 > 服饰专题 >

年会经济遇冷订单量被腰斩 酒店等多行业受牵连

  “我的好几家关系单位今年都没办年会。”吴女士是一家公关公司的负责人,以往每到年底,她都会接到关系单位发来的参加年会的请帖。“简直跟赶场子一样,一天要跑两三个年会,还有部分政府部门的年会。”但是从2013年开始,她几乎接不到政府部门的年会邀请,企事业单位的邀请也大幅减少。

  去年此时,长春艺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策划经理李彬忙得不可开交,接到企业年会策划的项目一个接一个,但是今年他轻闲了许多。“轻闲说明生意不好没赚到钱。”李彬很是无奈。

  临近年底,也是各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上演“年会大战”的日子,“年会经济”也俨然成为各酒店、服装租赁等行业的年终“福利”,但是今年“年会经济”显然淡了许多,也牵连了多个行业收益下滑。

  “我的好几家关系单位今年都没办年会。”吴女士是一家公关公司的负责人,以往每到年底,她都会接到关系单位发来的参加年会的请帖。“简直跟赶场子一样,一天要跑两三个年会,还有部分政府部门的年会。”但是从2013年开始,她几乎接不到政府部门的年会邀请,企事业单位的邀请也大幅减少。

  “今年到现在我只接到3家企业的年会邀请,而且活动现场和奖品也大不如前。”吴女士曾参加过某企业年会,特等奖是一部轿车。今年,她参加的年会最大奖是价值万元的家电产品。

  2014年年初,长春市某装修公司为了犒劳员工,特意在滑雪场举办了一场集娱乐与休闲一体的年会。而且还邀请了新老客户参加,办得相当“精彩大气”。但是日前记者联系到该公司的孙经理时,对方表示,今年的年会是在一家饭店举办的。“只是大家聚聚吃顿饭,没像以前那么办了。”孙经理坦言,去年受经济低迷影响,公司业绩滑下了三成多,所以今年年会一切从简,预算费用下降两成。

  李彬干了五年策划,每到年底都是最忙的时候。“记得去年这时,我们公司接了10多单生意,大家忙得不可开交。但是今年直到现在,才接了4单生意。”

  与李彬有同感的还有长春市非凡缔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田野。“往年这个时候,我们差不多要忙到腊月二十八、二十九。 但是今年订单量明显减少,基本没什么活了。”田野说,以往他的客户一半以上是政府机关单位,但是今年这部分订单几乎没有。只有少部分私企或地产类的客户,而且规模也在减小。

  “年会经济”的淡化,在李彬看来与经济、反腐等因素息息相关。“在我们以往接的策划中,政府机关单位的订单占五成以上。但是从前年开始,受反腐影响,很多政府机关都不办年会了,或者年会形式也简单了,甚至在食堂举办。”他说。

  除此之外,2014年经济低迷,也让部分企事业单位缩减了年会开支。“有些单位把办年会的钱省下来给员工发福利,还有的企业直接就停办了。此外,策划公司行业之间的竞争也是生意量减少的原因。”

  李彬并未透露今年公司效益下滑的幅度,但他告诉记者,今年是公司生意“最不好”的一年。

  市场需求及预算骤减,客户出手不再阔绰,商品和服务价格下降则是“买方市场”的显著特征。随着“年会经济”的降温,酒店、服装租赁、演出公司等也受到牵连。

  长春市某酒店市场营销部陈经理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年会规模小了,不容酒店挑肥拣瘦,钱不如以前好挣。“今年到我们饭店办年会的企业不像以往那么大方,用餐费用减少了许多。”陈经理说,现在有些企业或政府机关的年会形式发生变化。有些以聚餐、总结会的形式出现。规模较大的企事业单位,可能会有节目演出,但更多都是员工自演。

  不过,跟其他一些商品可用低价来刺激市场需求不同,在长春某四星级酒店相关负责人张经理看来,年会市场需求的减少是“刚性”且很难以价格策略来挽回。

  “至少在两年前,我们都是在‘挑客户’,收费标准有一两千元一桌的,也有五六千元一桌的,当然我们是优先接大单。可今年不同,四五十桌的大单没有了,小公司三四桌的年会我们也得接。”张经理坦言,因为众所周知的一些原因,政府部门、大型企事业单位等不再大张旗鼓地操办年会,原本也并非价格因素,不是能依靠降价优惠等方式挽回这部分市场的。而一些中小型企业对于年会开支价格敏感,虽然年会规模小但是更会多方询价和压价,酒店方面的竞争压力更大,只能迎合市场推出一些酒水赠送等优惠来吸引客户。

  “前两年找酒店订年会宴,得提早订不说,基本上啥都得听酒店的,人家排着号等场子,你这边多延迟半小时都不行。可今年有两三家争着跟我们合作,我们还能拿一家的优惠方案去另一家‘谈判’。”长春某私企行政部的负责人贾女士说。

  “最多时,两个月的时间,我们能接四五十个表演活动,最少也能达二三十单,但是今年业务量减少一半。”长春市旭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长春一家特色演出服装道具租赁及培训机构。公司经理刘旭告诉记者,往年他们公司从春节前一个月就开始忙,要一直忙到正月十五之后,邀请他们表演的企业都排队。而今年,由于业务量大幅下滑,他们已经提前休息了。

  长春黑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经理李铁军也表示,一场年会从策划到执行,更多是脑力付出,以往在策划费等方面还有一些利润空间,可今年客户普遍将价格杀得很低,利润减少10%~20%。

  此外,模特、演员、主持人的出场费用等虽较往年没有大的变化,但是演出场次较去年至少普降50%。“演员出场费这块比较特殊,一般演员本来出场费就不高,不太可能从这方面的人工费上缩减开支,而稍有名气的演员,一般不太可能自降身价去迎合年会市场,甚至有些小明星还会趁着当红而将出场费用抬高一些。”李铁军称。

  “服装租赁生意一般,没有以前好。”服装出租商王经理说,从现在来看,租赁量能下滑30%以上。

  年会对企业和政府机关单位来讲,就像是一年一度的“家庭盛会”,有些企业将年会视为联络客户感情,宣传企业文化的一个窗口,所以,许多企业都很重视“年会盛宴”。而这种从“大操大办”到“完全不办”的转变是否可取?其中有何利弊需做权衡?

  “从近年来年会市场情况来看,确实存在着‘变味儿’的一些问题。”长春市才库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戴贺同表示,比如,同行业企业间互相攀比,把大量时间精力放在年会的排练和预演中,为的就是在同行间争口气,却耽误了正常的生产经营业务;另外,年会一味地“求大”,甚至还要有上档次的文艺演出,反倒压缩了企业员工间的交流机会。

  李铁军也表示,目前客户对于年会的想法越来越多,前两年或许不差钱大手笔铺张办年会的比较多,以后要想在年会业务上有所发展,还得迎合不同企业的实际需要,多一些有创意的点子出来,并不是说花了大价钱的年会效果最好。相反,一些与企业文化结合比较好的年会策划更容易赢得市场的认可。(胡晶 黄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