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幸运28 > 购物攻略 >

日本将“机场免税店”开进市内

  免税店是眼下日本吸引外国游客消费的主力,但未来这一情况或有改变,更加重视客户体验的市内“机场型免税店”可能成为“新宠”。

  日本新关西国际机场公司近日宣布将与日本大型百货商店大丸松阪屋开展合作,在大阪市中心开设机场型免税店,目前尚未定下店名。这并不是日本首家机场型免税店,但如果进展顺利将是关西地区首家。

  事实上,这是关西地区首次出台具体的机场型免税店开设计划。日本国内现有两家机场型免税店,其中一家位于冲绳,另一家则是在今年1月27日开业的东京都中央区“三越银座店”。今年4月,还有一家机场型免税店将进驻福冈市的“福冈三越”。

  关西这家机场型免税店将销售化妆品、珠宝首饰等商品,既免消费税,也无需缴纳关税和酒税等,顾客在办完出境手续后提取购买的商品。该店计划在2017年春季开业,并且第一年度力争销售额达到13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2亿元)。

  之所以如此有信心,是因为机场型免税店”所具有的优势。“机场型免税店和普通免税店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顾客在购物之后能够在机场直接提货,这是便利游客、提升消费体验的一个重要手段。”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云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说。

  另一个区别就是更具价格优势。刘云指出,普通免税店只是免消费税,而机场型免税店则在免除消费税的基础上还免去了关税,在价格上也更有竞争力。

  此外,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宇恒补充道,机场型免税店是与大型商场合作,其商品种类更多、选择余地大,尤其在节假日都会有优惠活动,各种价格减免相叠加,其也会更受消费者青睐。

  从商家角度看,机场型免税店也具有较大意义。刘云指出,顾客从机场提货能够明显降低商店内的人员压力。

  事实上,机场型免税店并非日本首创。刘云指出,韩国在免税店方面做得更好,特别是针对中国游客,其国内主要免税店都拥有中文网站,允许支付宝等便捷交易方式,并且订购完商品后可以直接送至机场,这就避免了游客在旅途中携带不断增加的大量行李造成不便这样的较差体验。

  无论对游客还是工作人员来说,机场型免税店都是更先进的模式。在李宇恒看来,机场型免税店能够带来积极作用,进一步满足日益增加的外国游客的需求,并提高营业额。

  但是有利就有弊。刘云指出,一般而言,机场型免税店的出现一定是大型资本投资和大集团运作的,其出现肯定会改变当前免税店整体的销售模式。便捷流畅的消费体验和更好的价格优势显然更具竞争力,不少中小型免税店必然会受到冲击,其业绩将直接转移到机场型免税店。

  不过,不仅仅是大型集团和企业瞄准了机场提货这点,很多商家已经自发地开展了这项业务。李宇恒指出,在香港、新加坡、悉尼等若干大城市都有市内店的DFS环球免税店就是如此,顾客在市内店买完商品后,所购商品会在你登机前被送达机场的登机口。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宇恒援引数据指出,2015年访日外国游客总数达1973.74万人,在日消费总额比2014年增长70%,达到3.47万亿日元(约合1951亿元人民币),两项皆创历史新高。其中,2015年访日中国游客数翻了一番,达到约500万人;中国游客总消费额达1.41万亿日元(约合792亿元人民币)。中国游客以人均消费额28.38万日元位居榜首。“可见外国游客需求旺盛带动了日本的经济发展。”李宇恒说。

  但是这种情况并不值得欣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云指出,应该看到的是,在2015年游客人数和旅游消费皆创新高、国内收支也因为旅游业而出现盈余的情况下,2016年日本经济仍被认为不乐观。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周边国家的经济下滑可能会影响到出国旅游,另一方面则是日元在2016年可能会有升值趋势。“日元升值,日本商品的相对优势就会削弱。因此日本现在正在积极推出一系列政策和计划保障旅游业的繁荣,如增加国际航班的班次,还有向韩国学习这种提高免税店体验的手段等。”刘云解释道。

  尽管旅游业为日本国内消费贡献了诸多好处,也起到一定的拉动作用,但从经济角度来看,其并不是日本经济复苏的“主流”。刘云指出,旅游业对国内经济增长的杠杆作用仍相对较低,只能作为经济的亮点。日本经济实现真正复苏还是要靠其本身的国内生产和消费的提高,依靠劳动者收入的提高。